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和离小娘子 > 第146章 番外终

第146章 番外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起的甚早,他在院子里晨练完毕,特意洗了个澡,头发梳起来,换了身新衣裳。对着铜镜站了一会,方才满意的扭过身。正好对上萧叔调侃的眼神,他整个人都不好了,脸颊通红。 萧叔善意的提醒他,道:“隋家那边打算早走,我方才派人递了牌子,邀请一起回京了。况且咱们家说到底和安国公府关系甚亲,想必隋家大姑娘会允的。” 隋煜明盯着帖子一看,说:“岫红婶婶,昨个遇见的那位公子,居然是安南王的二公子呀!”安南王曾经去过漠北一次,那一年她十一岁,还收了好些贵重的礼物。当时只觉得这位王爷浑身仙气,据说打算等儿女姻缘配定,就真要出家了。 岫红心里咯噔一声,想起此次进京的终极目标,岂不是就有一个相看玉郡王吗? 她好心提点,道:“安南王位居云南,手握军权,皇帝当年宣了他的世子爷进京。后来送进京的是二公子,现如今这位二公子黎敏玉在皇帝手下当差,备受重视,因为年纪很小就进了京,跟皇帝半子差不多,一年前,被封了郡王。” 隋煜明好笑的看着岫红,说:“婶婶,你知道的好细致呀!” 岫红心虚的戳了下明姐儿额头,道:“安国公府和安南王府一向交好,此次你进京,多个依仗又不是坏处。玉郡王好歹领着实权差事儿,咱们同他一路,或许进京还快些。” “那就允了吧。”隋煜明兴奋的说:“我还挺想早点见到外祖父和红红姐的。”说来也怪,徐家就红红一个女孩,隋家也就明姐儿一个女娃,徐念念后来又生产三次,全是男孩。于是红红和隋煜明关系甚好,两个人经常通信。家里都是不解风情的男娃子,姐姐们很是忧伤…… 一路上,黎敏玉像个闷葫芦跟在隋煜明身后,见她墨色的发丝被风吹起,整张脸都透着几分青春洋溢,对比之下,他是不是真的有些老了? 黎敏玉下意识的自卑了…… 快进城了,他们被守城兵拦在城外。隋煜明直接看向黎敏玉,叫了一声:“敏玉侄儿?” 黎敏玉差点吐血,隋煜明见他不爱说笑,就起了逗弄之心,偏要从太后娘娘那头论起辈分,他父亲安南王是隋煜明的表哥,也是要和皇帝一般叫安国公一声舅舅的。于是,他就成了便宜侄儿,这姑侄儿能做亲吗?父王当时到底怎么想的啊…… 思及此,他就更气了,早晚有天把小媳妇压在身下欺负,让她喊他侄儿,喊个够!一想到可以欺负姑姑,还是这般玉面如冠调皮可爱的小姑姑,黎敏玉被压抑了许久的小弟弟莫名硬了抬起头,又有热血激情了! 他红着脸没好气的斥责了一顿守城兵,然后把腰牌一递,大爷似的带着隋煜明一行人进了城。 隋煜明杨着下巴,挑眉一笑,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道不明的风情。明姐儿在漠北长大,同黎敏玉认知的女性相差太多,尤其是和她娘比……黎敏玉浑身莫名打了个寒颤,灰溜溜的就追了过去,全然忘记自个身上尚有差事儿,理应第一时间进宫复命。 这骂了许多年的小丫头,此时真是勾的他心里七上八下的。隋煜明骑马有些快,差点撞到一户卖糖的小姑娘。她吓了一跳,急忙跳下马安抚对方,她娘亲这方面管教几个孩子极严,从不能做欺霸的恶事儿。 小姑娘一抬头,映入眼帘的男孩俊美的不得了,只觉得脸颊通红,话都不会说了。 黎敏玉看在眼里,眉头紧皱。小小年纪不学好,先是女扮男装,现在还当他面勾搭起小女娃了! 黎敏玉尚未来得及动怒,远处一匹急速而来的烈马,上面坐着个玉面小郎君,扬起鞭子霸气道:“让路,让路!” 明姐儿揽住小姑娘本是在马路中间,她吓了一跳,急忙拉着女孩躲到一旁,可是糖车确实被对方掀翻。为首的男子停了下来,不屑的扫了一眼他们,吩咐身旁的侍卫,道:“赔钱。” 他话音刚落,却是一眼看到了黎敏玉。 黎敏玉蹙眉,冷哼道:“世子爷眼疾怕是还没治好吧。” 被唤作世子爷的男子也是挑眉,看了一眼被他护在身后的卖糖妹,莞尔一笑,道:“呦,玉郡王这是唱的哪出戏,难不成我撞到了你心爱的姑娘。既然玉郡王在呢,这钱就不用赔了吧。” 黎敏玉刚要开口,隋煜明已经抽出身后的鞭子,抬起来甩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将对方的马腿拉住用力一扯,那马儿就跪倒在地,然后小公子没坐稳翻了出来。 噗嗤,旁人笑了,黎敏玉见对方栽了个狗□□,也不由得无奈一笑,回头看向隋煜明,略带宠溺的口吻道:“煜明……兄何必动怒。” 隋煜明从来是直言姓名,她也不怕黎敏玉知道,反正两个人早晚要见面的。她浅笑,唇角维扬,她才没生气呢,不就是看笑话么。 她根本懒得搭理那跋扈的纨绔子弟,从怀里掏出银钱,递给卖糖妹,说:“车翻了,怕是糖回家重新烧。这些银钱你莫要拒绝,总归是我先前没看到你,惊到了。” 小姑娘心花怒放,这世上怎么会有这般温文儒雅还满身香气的美少年呢。 黎敏玉也看得发痴,恨不得自个就是那个被明姐儿抱在怀里的卖糖妹。 小世子拍拍身上灰尘,愤怒的走了过来,待听到黎敏玉唤对方煜明的时候吓了一跳,惊恐道:“你、你不会是隋煜明……”表姐吧。他生生咽回去了后两个字。 隋煜明此时跳上了马,她往下探着身子,收起的鞭子把子往下一伸,正好抵住了小世子的下巴,仔细看了又看,说:“滋滋,康亲王世子吗?你和画像上的倒是没多大出入,可是来城外接我的?当真是给姐姐一个大惊喜!” 世子爷随着她的动作下巴被敲了起来,顿时觉得被侮辱了!可是偏偏人家坐在高头大马上,他比较悲剧的浑身是土刚站直了身子,然后等他反应回来的时候,隋煜明已经挥鞭扬长而去,不忘记爽朗的喊他:“我先回外祖家,再去看望四姨……” 小世子很是悲愤,可是不管是明表姐还是讨人厌的黎敏玉都不见了踪影。想起方才明表姐调戏他似的动作,小世子顿时好想哭。 隋煜明抵达京城的第二天就出了名。先是因为她是被黎敏玉亲自送回家的,黎敏玉啊……那个房中没女人伺候从不去烟花场所被严重怀疑是断袖的京城年轻子弟第一人得黎敏玉呀。然后,他还教训了京城最混小恶霸,康亲王府的世子爷!据说是抽了……她居然用鞭子抽了康亲王府那个混不吝的世子爷……的马。至于后面那个马字,传来传去就没了。 世子爷丢了面子,躲在家里不敢出门。黎行之气的快吐血,当年隋孜谦在京城就是压他一头,怎么他们家闺女来了就敢抽他儿子啊。 康亲王夫人徐嫣嫣却是乐呵呵的回了娘家,去看嫡亲的外甥女去了。黎行之追着她一起走,每一次夫人出门,他都怕她不回来了,所以坚决同行。 徐嫣嫣听闻儿子被抽了,特别高兴的说:“我就说唯有姐姐的女儿才可以管得住那臭小子。明姐儿可是我命中注定的儿媳妇……” 黎行之眼皮跳了下,心头仿若在滴血。安国公一家子简直就是他的噩梦,难不成还要让儿子也笼罩在安国公府的奴役下呀。不过他不敢招惹夫人生气,一路哄着回了娘家。 至于儿子,自求多福吧。 黎敏玉没想到不过几天功夫,隋煜明就名响京城了。甚至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康亲王妃甚是看重明姐儿,意欲求娶她为世子妃。还美其名曰,女大三,抱金砖。而那个混小子痛定思痛,决定为了娶表姐痛改前非! 黎敏玉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慌了神,立刻进宫见皇帝去了。 然后等众人离去,自个往御书房一跪,道:“皇上,上次皇上说允臣一个心愿,现在求的话还算数吗?” 皇帝愣住,看向堂侄儿,说:“说吧,什么风吹来了,你难得开口求恩赐。” 黎敏玉犹豫再三,有些无从开口,索性直言道:“臣看重隋煜明了,想要求娶她做媳妇!” 皇帝傻眼,这……可真是直接啊。 黎敏玉脸颊通红,道:“臣年岁不小了,还请皇帝隆恩浩荡,推臣一把……” 皇帝盯着他看了良久,不由得笑了出声。 他闭上眼睛,想起十余年前,安南王离京也曾进宫求取旨意,还拖着安国公隋孜谦一起进宫,说的便是他的二儿子和明姐儿娃娃亲。 不过最终舅父不肯点头,其实是怕舅母发飙,自个做不得主。 安南王晓得为人母亲最在乎的是什么,直言别看他儿子年长明姐儿六岁,他定会留下儿的处子身等明姐儿…… 真没想到啊,当时以为的是戏言,这些年后,一切竟是走向了它原本的轨道。大哥的那份心意,他曾经极其厌恶,可是十多年过去了,他也不再是当初意气用事的少年天子,却忍不住觉得心疼。问世间请问何物,却多是让人失了分寸,舍掉性命。 黎敏玉这个侄儿他还是很看重的,这孩子有多干净,他非常清楚。安南王所做一切,安国公又怎么会不知道?此次肯让隋煜明进京,多少有相看的意思。 其中唯一不知情的,怕还是当事人明姐儿…… 皇帝写下一道圣旨,扬手逗了逗黎敏玉,说:“三个月,明姐儿愿意点头,这旨意就下发。现在是四月份,七月份若有了决定,安国公还可以趁着夏日进京操办。” 黎敏玉心头一紧,脸颊通红,急忙谢恩。他等了她这些年,明姐儿只能是他的…… 皇帝望着黎敏玉远去的背影,眼睛眯了起来,凝望良久。 莫名就湿润了眼眸,不知不觉模糊了视线。曾几何时,他亦如他,心中唯有那一道曼妙的身影,曾以为,天荒地老,他与她缠绵。可是如今时过境迁,只叹这大黎江山,婀娜多娇,他既然选择了守护这份基业,就再也没有资格守护所谓情情爱爱。 哎……算了算日子,三个月……舅父,终于要回京。 “皇帝,皇后娘娘求见。”许大总管恭敬道。 黎弘宸一怔,道:“宣。” 隋煜宝吩咐人递上凉茶和糯米饼,道:“臣妾亲手做的。”她眉眼弯弯,目光清明。 黎弘宸定定的看着她,良久,叹气道:“可是为了大皇子。” 隋煜宝咬住下唇,摸了摸肚子,道:“许是我最看不开的那几年,这孩子性子终归溺爱了。” 黎弘宸心头一紧,走下大殿握住了她的手,说:“煜宝,你我都曾儿时年少,草率冲动,现如今是老夫老妻,朕不愿意欺你,反倒是落了下成,大皇子的性子,不易为君。” …… 隋煜宝大脑一空,她不知道该庆幸皇帝的磊落,还是该说他凉薄。 “我打算给老大和老二封王出京。”黎弘宸淡淡的说:“小三六岁,是你的儿,我亲自教养。” 隋煜宝心知这是让她放宽心,他许她的儿做储君。唯独老大,这孩子来的太早,皇上正是壮年却大皇子已然成年,还不自知的把手伸的太长了。 “他是在母后身边养大的……”隋煜宝半闭下眼睛,当年开选秀充盈后宫,这孩子她没怎么带。况且那时候她和皇帝都不够成熟,连带着应付后宫诸多事宜,对孩子疏于管教。 “煜宝,母后亦不看好他为储君。” 他唤她闺名,令她不由得动容。 “母亲在后宫沉浮多年,却始终记得,她是我的母后,煜宝,你可记得,你是我的妻子。”黎弘宸定定的看着她,道:“我亦是你的丈夫。” 隋煜宝垂下眼眸,知道近来大皇子表现太差,终归是惹了黎弘宸。其实黎弘宸算得上是明君,这些年来亦对女色淡了许多,将目光着眼于朝政国家。 每一个皇帝是不是都要经历这般成长,懵懂,自负,醒悟。有的人一时失控,在自负中沉沦。有的人像是黎弘宸这般,成为一代帝王。 “大皇子占嫡长,总归不好安置。”他淡然开口,碰触到隋煜宝的担心的目光,伸出手缕了下她耳边的发丝,道:“若觉得委屈,就哭出来吧。” 他的意思是,大皇子封王以前,必然是要被抓大错处,否则留下隐患。日后立小三为太子的时候还要和大臣们扯皮。 好在,黎弘宸念旧,她知道的。大儿子的性命,无需挂心。 “若他真老实,一切不至于如此。”黎弘宸垂下眼眸,说了句粗话:“毛都没长齐呢,就学人家风花雪月,欺世盗名。” 隋煜宝低下头不欲多言,大皇子在江南办差笼络朝臣收受贿赂的事情她已然听闻。嫡长的名声,皇太后的溺爱,黎弘宸对隋家的尊重,终究是让孩子失了平常心。 “舅父要回来了……”黎弘宸眼底染上几分喜色,道:“若是可以,朕想留下他做皇子太傅,教导小三。” 隋煜宝一怔,轻轻笑了,道:“那自然是好的。”隋孜念对皇帝影响甚大,黎弘宸没走上先皇那条路也对亏了舅父的存在。可是照她看,舅父是不会留下来的。 皇帝扬起下巴,看向远处,眼底露出期许的目光。记忆中那张冷漠却透着坚韧和宠爱的眼神,现在想起来都这般清晰。 他真的很希望玉哥儿可以顺当的娶了明姐儿,不负父愿。年过三十,却觉得仿若知了天命,他希望这世上尚有真情永在,算是了却心底遗憾。 属于他们的故事已经完结,孩子们的人生却刚刚拉开帷幕…… 年轻的时候真好,可以放肆挥霍,勇敢去爱,用全部的生命,护住彼此。 好像舅父舅母那般,一生相依,永世不分离。 他攥住了皇后的手,彼此对视一笑。 至亲至疏是夫妻,但若可举案齐眉,相互敬重扶持,难道不是一种温暖? 她于他,终归是最信任的存在。 番外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