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定诸侯 > 番外二 晓林深处

番外二 晓林深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醒来后,我掌了班骁一个巴掌,不过立即就后悔了,可惜一直没来得及跟他道歉,或者说句软话,这个巴掌就算是欠下了,或者说,我还欠了他一条命,所以临了,我让人寻了红玉回来,本打算留给子苍的东西,全部给了她们娘俩,这么一来,我也算心里踏实了。
  细细想来,走到最后这一步,也不能不说我咎由自取,正如许章所说,养一虎患,可以!但你得在适当的时机杀了它,曾经不止那么一两次,我动过这个念头,可是我没做,这就跟我在不当的时候选择相信大哥的话一样,天下好打,可天下人何时能信,何人能信?站在高处,看到的都是风景,看不到的是处处杀机……
  躺在地上,最后一眼看见的是天,乌沉沉的,漫天大雪,再有就是眼前这个女子,跟了我一辈子,到最后也没能享几天清福的女子。
  这辈子,我负的人只有她这么一个,想起初识时,她瞪着一双清澈的眼睛望着我的那刻,不免觉得心疼,如果她没遇上我,会是什么样……
  起初,我并没在意这个女子,或者说,不过当她是个普通侍女,就像赵战西所说,比起侯府大院、红楼歌坊的艳姬、丽影,实在是很怀疑我在挑女人这方面的眼光,比起子召,她无媚惑之姿,比起明夏,她无神秘之容,可她——会让你掉眼泪,能让你掉眼泪的女人,这世上有几个,或者有过吗?
  我老早就知道武敖对她的心,甚至还为此愤怒过,可这不影响我对她的信任,她那个小身躯里有着比我更坚毅的脾性,这一点在她亲手将刀插进我胸口的那刻得到印证。
  没人知道我曾问过武敖,如果当年我没把她从他的军营里带出来,他会怎么样,在他回答我之前,我猜测着他会以怎样的借口搪塞过去——这是他投诚后常作的姿态,可惜我猜错了,他的回答是,她现在会姓武,而不是秦。那晚,正是我跟明夏成婚的当晚,我承认,那一刻我觉得自己不如他,不像个男人。
  也就是因为这么一次交谈,我对武敖的印象没再改变过,即使他最终取代了我,但这并不影响他这个人,他是个人物,至少比我是个人物,即使他骗过所有人,可他没骗自己。
  最后一次见许章时,我跟他交代过一件事——除非有人杀了你,否则你必须活下来。没上过沙场的人不知道,这世上有常胜将军,但没有长生不老的人,一根细长的箭就可能让你立刻从这个世上消失,所以我不得不为后事考虑,不得不为她跟儿子考虑,即使她聪明绝顶、重权在握,可一旦我死了,眼前的一切仍然不是她能控制的,这就是事实。
  几乎每一次出征,我都会交待,而且只对许章一个人,文武两班人中,唯一得我全权信任的就是许章跟老焦,比起大哥来,他们更像是我的兄弟,直到最后,他们一个为我死了,一个为我活着,而我能做的就是像他们想像中的秦权一样,不是活在战场上,就是死在战场上。这是我对兄弟的誓言,而不是对妻子的誓言,所以我要保证在我死后,他们不会受到伤害。
  明夏第一个选择离开人世,为了救我跟子苍的孩子,说实话,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对不起她,虽然这看起来有些荒谬,可是既然她选择了这场政治婚姻,自己搅进了这场漩涡,她就必须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她与子苍不同,或者说我们与子苍不同,我们生来富贵缠身,生来就要时刻准备为政治牺牲自己,我一直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公平,毕竟我们也从这富贵中得到了助益。可她要得很多,而且还是我给不了的东西,即使是子苍一个,我已不能照顾周全,而且我也做不到左拥右抱,比起抱女人,还有更让人神往的事,只有在军营里,我才觉得自己没白活,大哥(楚策)最后给我的信中说过,这可能就是我会输得原因,或者也是武敖最终输得原因,因为我们俩玩得是军队,他想玩得却是天下,根本不是同一件东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